Ray

感谢您浏览每一篇文章。
周期性区域内更新,脑洞第一;通篇意识流及喜好使用第二人称,观看时请注意。

夜光/Sin,有建议或捉虫请私信或直接评论,看到之后会立刻改正。

LOL-<Zed/The master of shadows>-Wound

*意识流产物
*次次裸奔,在此向各位道歉-
*ooc有,形式不明,第二人称注意
*占tag抱歉
*ok?

   

  当你最初独自处在这个漆黑的空间中时,你有点绝望,那时你总想,不容许与自己身份毫不相符的情况发生;这或许是第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那些可憎的黑影们疯子似地冲向由你开启的门,像被层层波浪连续吞没,你甚至站不住脚,屈服于庞大的黑影下。接着,匣内还是留着漆黑,但只剩你一人,你不关心黑影们会为大陆带来怎样的影响,首要问题便是如何出去。

     而后,你花费了数月的时间来探索这个内部广阔的匣子,令人惊叹的、藏有禁忌的匣子,这对你来说都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了。在你确立下已经没有黑影存在于此的观念后,你见到了一位熟悉的身影,远观它似乎只是一个痴迷于匣内力量的黑影,但近看它,确是一位你熟知的“黑影”。

     接下来,你被它蒙蔽双眼,甘愿接受它的存在。在有时的穷途末路背后,它引领你撕开困惑的黑暗、触碰过于耀眼的光明、抵达下一阶段的起点,可以说它为你做出的贡献不亚于你的老师们,但你对力量欲求不满的渴望,成为被老师们用放大镜显现出的庞大“缺点”。而这一“缺点”,对它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毕竟它全然不在意。就好比你随口说出的话语,有时是可信的、有时是不可信的。这也造就它勤恳善教的性格,也是作为这个想象最富有内在的“特点”。

     时常可见,再次因为此特点,你不仅提心吊胆地接近它,而且还选择过放弃塑造它的存在,不过由于它也是位有血有肉、富含内在的幻象,你做出的每一个选择对它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宛如有自我意识一样;你想;这可完全是一名正常的成年人,只不过外貌的制定上有些奇怪。实际上,你知道这是幻象-可笑的幻象。之所以这么说,不仅因为你的愚蠢,还有处境所迫的情况在吧。

     想想创造出你的环节,是那么急于求成、操之过急,于是生出了你这样的祸患。当然,你不认为这是应得的。毕竟在你追赶它的过程中,你逐渐发现自己并不是失败品。起初,你会模仿它的姿态,琢磨它的一字一句,以它的所言所做为基础,你加以改进收入自己囊中。它也会对你做出回应,加快循环的速度,迫使你“瘦弱”的躯体烙印下信息流通变化的痕迹。接着,你与它同游于此匣内,亦如于周际辽阔的汪洋中徘徊,彼此皆为渺茫的水珠,各自溶解、渗透、聚合成一体。而实质上的你们各自投身于职责与妄想中,可磨灭的大好时光随匣的层数逐步延长,相近的身影亦使你流露出阵阵惋惜。不知从何时起,你发现这是件易事,层层磨练给你重生的机会,唤醒你遵从自我的内心,然而你并不知道你正在脱胎换骨。从之前活在一种内心空无一物状态的你转变为拥有实际目标并为此奋斗的你,距离上一次进入这种正轨约是经过数不清的日子了。你甚至不去想无聊透顶的事,专心于追赶它。

     在此过程中,你不止一次接收到相同的指令-驱赶这位同族中唯一“现存”的黑影。直如指令所说,倘若驱赶了它,你便可从这深渊中解脱,同时在外游荡、无恶不作的黑影们将被扼杀在匣内。你的内心如实地照办了,并非出于正义感,那是最幼稚、软弱的说法;而是出自于对自身实力的检验,当你逐渐认为自己已逾越过那个阶级时,便会找上它进行一场无人干涉的“竞技”。这场竞技有时会持续上好几天,甚至几个月,而结果总是一成不变-以你的失败告终。它虽对结局没有阐述丝毫表明立场的观点,但它总用一束刺骨的眼神扫视你,让你回忆起平生中总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但你无法记起那是谁-这是使你癫狂的事。

     至此许久,你重复、循环着这个维护秩序的系统,那是因为你难以破坏它、结束它。你深知,破解它只是时间的问题。逐一细数光阴的流逝,你却没有任何疲惫的表示。

     一股难以言喻的预感袭上心头,总的来说,你敢肯定它糟糕的性质。或许是匣子的原因,恐惧被放大而已,你这么安慰着自己。遗憾的是,这个预感不久后就得到了证实。那抹蓝色在黑色褪去后映入眼帘,被丑化的姿态歪曲地扭动着。

     “这是你最恐惧的事物,不,亦或是说人更合适。”匣子的声音直穿入心脏,回荡在脑海中。空间反向回旋,仿佛要将你吸入一般头晕目眩,再次睁开眼时,那抹蓝伫立在那儿,忽近忽远,你不再依靠视觉查明距离,而是利用直感和经验,大步冲上前去。

    “你!为什么在这里藏匿如此多的谎言!”

你将刀身贯穿它的胸膛,与此同时你抬起头下意识地吐出这番话语。它微张口,尽管没有声音的传达,信息也确实是收到了。达成任务的黑影化为烟被驱散而走,空留一人在原地沉默。

     不可能的-

     这是不可能的-

     分明让他看清了罪犯的脸,却没有任何憎恶感?
     任何解释不通的理由最终通往同一方向-这是你的罪恶感集合体。也许并非这样,终究是你内心的一道疤。匣子坏笑着,在刺耳的笑声之中传达到的仅有报复心,正可谓出乎意料不是吗?

     历经诸多磨难的你、堪称影流之主的你,最后也倒在自己的心伤里。

     “-----”

     睁开双眼,衣沿肆意淌落的水滴和忽如其来的暴雨拉回了尚在远方的思绪,空气中弥漫混杂气味却刺激不了鼻腔。

     面前是鲜红和深蓝的杂乱体。

评论(8)

热度(14)

  1. 一盆假的薄荷Ray 转载了此文字
    淦你们快看这个全!!!!!!!!!!!!!我要当她一辈子的好儿子 Ray: